幺九-拖更专业户

把一切交给时间

〈全职〉猜个成语

更新3.0,说好的补档番外
我肝疼……
如题,一个由成语引发的清奇小故事,有人猜么……
——————————————————————————————————————
〈一〉
               黄少天是一只麻雀。
               准确的说,是一只成精的麻雀。
               此时他正指着一个人朝坐在对面的叶修嚷个不停。
            “我跟你说啊叶不羞,看到那个人类没,对对对就那个黑色头发穿白衣服的那个,一看就一副文弱书生的样子,不过他手上那管子玉箫看着倒是价值不菲,言谈举止也是风度翩翩,应该是哪家的小公子吧?像他这样出众的人类没理由我不知道啊,但我还真就是第一次见到他,哎,你说他会不会是哪家的私生子啊?”
            “是啊是啊。”叶修抿一口茶,神游天外。
              然而回答却让黄少天会错了意。
            “我靠不是吧?我就随口一问,居然是真的啊?那这么说,他这次来京城应该是寻亲来了,哪家能生出这样的温润公子啊?唉唉,他要走了,快点叶不羞,跟上跟上,看看这是哪家家主留下的风流债哈哈哈!”
              直接无视了追出门的小丫头。
              小丫头气的直跳脚:“饭钱还没付呢!”
〈二〉
              叶修是一只狐狸。
              狐狸都是聪明的生物,更何况成精的狐狸。
              然而就算叶修再聪明,也想不出一个让黄少天闭嘴的方法。
              索性就堵住耳朵,在黄少天嘴皮子暂时休息时漫不经心附和几句。刚拿起茶盏抿了一口,却被黄少天拖着跑出了客栈。
              管账的小丫头追了出来,老板跟在他身后,倒也只是看了看叶修,没说什么。
              啊,似乎吃霸王餐了。
              那客栈的老板虽然年轻,却精得很,不然也没法凭一己之力经营好客栈,就算他有妹妹帮忙管账。当然,还有个原因是他的厨艺的确不错。
              叶修挺喜欢老板亲自掌勺的酒菜,一来二去也就成了常客,而老板也总喜欢在闲暇时坐在叶修面前,一双眸笑意盈盈,看着倒是比叶修更像只狐狸。
              叶修不止一次预感自己会栽在他手上。
              就在叶修走神的当口,黄少天已经停下脚步,抬眼一看,竟是药铺老王的家宅。
              稍微回忆了下黄少天跟到这儿的理由,叶修觉得,这家人还真没白瞎了满园子青翠的花花草草。
〈三〉
              喻文州是个仙门弟子。
              修行之人五感敏锐,所以他其实很早就发现身后跟着两只妖了,但看两位尾行者并无恶意,也就随他们喜好了。
              不过喻文州并未完全放下戒心,便竖耳去听他们的对话。
              当然,大部分是黄少天在讲话。
            “哎我去这药铺老王吗?竟然是他家?这人可是远近闻名的好父亲啊,竟然做出这种这档子事!可怜这公子一表人才却从未感受过父爱,反倒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处处有父亲护着呢!”
               喻文州挑眉:这妖……似乎误会了什么……
             “不对,之前听闻老王有断袖之癖,在家中藏了个白净公子,不会就是……”
               ……误会大了。
             “这公子倒是真生得一副好皮囊,可惜年纪轻轻便落入他人手中,若是跟了我,做我的义子,定能护他一生。”
               唇角微扬,喻文州竟是笑了,本来就好看的眉眼更添一番风韵。
               他听见藏在墙檐上的妖精惊叹一声仙人之姿。
               这小麻雀,有趣的很。
〈四〉
               王杰希是一颗王不留行。
               刚修成人形时,药铺主人问他左右眼的大小为什么不一样,王杰希想了想,答:“受热不均。”
               那一年药田里的各种植物都长势喜人,没有一颗是歪着长的。
               随着修为增长,王杰希的法术不断增强,少有人能看出他并非人类,当然也包括现在的药铺伙计方士谦。
               所以当王杰希达到修炼瓶颈,不得不变回本体感受雨露恩泽却莫名其妙被方士谦摸了个遍,满面通红的化为人形时,方士谦一脸渡雷劫一样的表情。
               一面乱叫一面跑出门,给人误传成了王杰希断袖包养小白脸,又因为玩得太过分害人跑了。
               消息传到王杰希耳里,听得他都对称了。
               王杰希决定找方士谦回来谈谈人生,不过他自己并不好出面,只能委托仙门弟子替他找人,然而现在,他后悔了。
               这仙门弟子一会儿挑眉一会儿笑的,身后还暗搓搓跟着两只妖怪,委托他真的没问题吗?
               王杰希深深的怀疑着。
〈五〉
               方士谦是一个普通药铺的普通伙计。
               至少两天前他还是这么认为的。
               直到两天前的某一刻,他看见药田里一颗从未见过但看着有些年份的王不留行,克制不住对药材的喜爱上手摸了摸,却见到药草嘭的一下变成了自己的老板,而且,满脸羞怒的红。
               方士谦的脑子突然不够用了。
               等反应过来他已经跑出了药铺,而街头巷尾到处都在传他与王杰希“不得不说的故事”。
               方士谦决定先自个儿冷静下顺便避避风头,却莫名被一个笑眯眯的白衣青年找到并拎了出来,就要往药铺走。
               半路遭到了打劫,毕竟这素未谋面的白衣青年看着有钱又文弱好抢。
               当然,有惊无险。
               不知从哪里跳出来的青年武力值和嘴炮能力成正比,三两下解决劫匪,又转头对白衣青年灿然一笑:“幸会,本少黄少天,后边那是叶修。小公子看着面生得很,怎么称呼?”
               白衣青年笑了:“幸会,在下喻文州。”
               方士谦隐约觉着觉得,这俩等着场碰面,都很久了。
〈六〉
               苏沐秋是个客栈的老板。
               虽然他是个普通人,不过,他天生一双能看透万物的眼睛。
               比如药铺老王本体是颗草,比如表面人畜无害的喻文州是仙门第一修士,比如昨天吃霸王餐现在还了账并和喻文州在客栈里谈笑风生的黄少天是只麻雀。
               以及坐在他面前的叶修是只狐狸。
               狐狸可比麻雀聪明多了,没法儿像黄少天那样三两下就被忽悠到楼上的客房,不过苏沐秋不着急,毕竟他的狐狸,很快也要到手了。
               叶修给他看的浑身不自在:“有事?”
             “阿修啊,”苏沐秋笑,“你可知自己酒量如何?”
             “……”
             “只沾一点儿便醉了,害得我整整照顾了你一夜。”
             “行了人情债呗,要我怎么还?”
               叶修不以为然,却见苏沐秋笑得狡黠:“把你拿来还债啊~”
             “噗!咳咳咳!沐秋你……”
             “开玩笑的,来客栈帮工吧,就我和我妹妹,太累了。”
                机警的小狐狸,要慢慢给他下套呢~
〈七〉
                卢瀚文是只剑灵。
                他的本体是喻文州的配剑。
                而他的主人正在诱拐[不]良家少年。
                就算这两家少年是只妖吧。
                卢瀚文对主人的智商万分自信,不出意外,今天内他就可以拿下这只麻雀妖,不过看着两人眉来眼去[划],以及周围这迷之甜蜜的气氛,小剑灵总是不自觉的想到美人计。
                嘛,不管了,总之能收了这只妖就好。
                果不其然,黄少天很快就在喻文州的温柔攻势下放松了警惕,跟着喻文州去了客房。卢瀚文心说主人真是谨慎,收妖同时又不在大庭广众下暴露身份,却见喻文州轻笑一声,将他交到了客栈老板手里。
                咦咦咦主人收妖不带我吗?我可是你的佩剑耶?
                看透一切的老板拍着他的脑袋,语气耐人寻味:“收这只妖,你主人可是要用到另外一把‘剑’呢……”
                作为一只未成年的剑灵,卢瀚文歪歪脑袋,听不懂。
                怀着好奇心,小剑灵悄悄咪咪摸到了主人所在的房间。喻文州给房门下了禁制,小剑灵只好蹲在窗跟竖耳听听房内的响动。
                那只麻雀一如既往地聒噪,自己的主人似乎好心情地笑了一声:“少天可知,怎样让一只麻雀安静下来?”
                这一夜,卢瀚文长大了。
                         「完」
————————————————————————————————————————
三更达成√正确答案下周开√

评论(6)

热度(45)